リン

本人最原廚是也!
叫我霖就好了
非常多的廢文可以發
寫文 畫圖 手作能丟的都丟
畫渣+文渣+鹹魚一條
emmm...是個白痴,做事少根經,而且還是個懶癌末期
最恐懼的事:掉粉和數學...吧?
請各位以一顆尊重友善包容的心來關愛這個弱勢族群
以上
我啊,最喜歡最原了!にしし☆

吉總生日快樂!!!
渣畫還請各位見諒一下
竟然趕上了qwq還以為這陣子都摸不到板子了...
(話說最近又掉粉了我要去角落蹲了...(閉門自我反省中

吉最向
最近沉迷於看油管實況主玩安價生存的我
那麼既然20fo了那就開放來進行一次安價!
由各位決定最原下次的安價吧
我會隨機指定一個樓層並將那個樓層的指令給畫下來
注意事項:
各位可以提出一個問題或指定一個任務(向上面那樣的形式
禁止洗版或太超過的內容
這次不畫車
由於平日繁忙所以只能用手繪
若指定的樓層並未提問或派任務,我就會從那個樓層的上或下選一個
可以在指定的那個樓層指定其他樓
這稿可能會拖一輩子(喂!
我為我的沒誠意道歉,但我是個無能的懶癌末期患者(沒藥醫的那種
但是肯在下面留言的我至上十二萬分的謝意,謝謝你們肯理會我這小渣滓qwq
那麼這次的安價呢…就交給10樓的捧油!(我這麼邊緣絕對不會到10的沒關係!

混更混更混更!
佔tag致歉,一時興起玩的
所以我說明明才差一年這兩者之間是發生了啥啊!?

偶爾來裝個正經!(x
好啦,其實只是想跟  @我愿送你三千明灯。 炫耀下啦
把國一到國二的作品給放上來☆
富士山是油畫 其他都是水彩
兔子 富士山 櫻花都是國一時畫的
極光跟狗是國二時畫的
雖然其實還有插畫臨摹上色,只是怕不尊重原繪師就不放了

佔tag致歉
最原 安吉ver
畫到一半被老爸認出是安吉的衣服(老爸你也太會認了吧…
@麻油まゆ

不要臉佔tag之術!
微量的車
吉→最←赤
畫風奇特
不能接受請自行離開,我不希望有人因此被雷死
p3腦洞出處☆

佔tag致歉
p1 2最赤 同一張圖
p3與最赤無關 同學點圖獻給她家可愛的兔紙☆
@麻油まゆ 你對這張最赤是否有似曾相似的感覺www
話說後面的琴譜是月光的,原本想說自己亂畫一個,結果怎麼畫都醜...

文手雙人問卷

本篇含有大量的吉最,小吉x麻油,車開到一半等內容並且富含著大量的ooc,請各位自行避雷

文手雙人問卷

參與者 我& @麻油まゆ
1 來各自描述自己的本命
(霖)
最原摘下了那頂戴了多年的棒球帽,被藏了許久的呆毛好不容易重獲了自由,在空中大幅度的晃悠著,長期被帽簷遮擋住臉龐在此時重見了光明,紺藍的髮絲垂落在那秀麗的臉旁,那原先蒼白的肌膚在光線的照耀下看似多了一絲血色,搭上那挺立的鼻梁與輕薄的嘴唇,彷彿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他垂下了眼,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垂下的眼眸遮住了他那雙能夠洞察一切真實的雙瞳,銳利的金色看似無懈可擊,然而在仔細觀察後卻是十分脆弱的,如同它的主人般,一次一次無情的揭開了真實,卻又一次一次的被真相所傷害。
(我到底在寫三小…)

(麻油)
小吉呢
是個非常可愛的正太
我其實也是因為他
我變成了正太控
雖然很可愛但有時候也是很帥
反正本人就是非常喜歡他的

2來描述對方的本命吧
(霖)
(小吉嗎...重新看了第五章我腦裡全是沖壓機啊…我會盡量不寫...)
他露出了如同孩童般天真無邪的笑容,興奮的在四處跑跳,紫色的翹毛隨著主人的移動充滿精神的擺動著,上揚的嘴角與瞇起的眼瞳令這份笑容看起來各外真實,然而在那看似清澈的紫瞳深處卻有著如同墨塊般化不開的黑暗。他咧開的嘴中吐露著難以辨認的謊言,瞇成彎月般的眼瞳流露著令人摸不清的黑暗,在那稚嫩可愛的臉龐上,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正綻放著

(麻油)
嗯...最原是一個睫毛很長
長得非常像女生的一個男生吧
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主角

3寫一段自己本命換衣服的樣子
(霖)
他用他纖長的手指一一解開了外套上的扣子,並緩緩褪去了身上的白色襯衫,白皙的肌膚暴露在了有些冰涼的空氣之中,令最原不禁打了個冷顫。他將腰上的皮帶解下,黑白色的胖次包裹著緊緻的翹臀,被藏在長褲下的漂亮的腿顯露了出來 。最原縮了縮身子,即便只有自己,大面積的暴露依然令平時較為保守的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用手遮住了自己略顯單薄的胸膛,彎下那纖細的腰肢去翻找自己的衣物。最原翻出了一件黑色的上衣並趕緊套在自己的身上,試圖稍微遮掩自己瘦弱的身軀,然而領口處若隱若現的鎖骨與從衣服底下延伸出的兩條白皙的大腿卻反到增加了糟糕的感覺
(我真的掰不下去了…)

(麻油)
(開門)
麻油:!!對.對不起!!!
(馬上關門)
小吉:啊...
(換完衣服後)
麻油:剛剛對不起...(低頭
小吉:一直低著頭是因為看到了我的身體嗎?
麻油臉紅:不是故意要看的...
小吉:欸~是嗎?好可惜啊...
麻油:什.什麼可惜啊...
小吉:騙你的喔✩
麻油(扒頭):真是的...

4腦補本命kiss的樣子
(霖)
最原柔軟的唇被對方給覆蓋過去,兩片輕薄的唇瓣被撬開,濕軟的舌頭如同挑逗般彼此纏綿著。出乎意料的吻令最原十分驚訝,金色眼眸睜得很大,訝異、羞恥等許多的情緒快速的從中閃過。他下意識張開了嘴,但這卻使口中的入侵者越發肆意妄為,它像是強盜般不停掠奪著最原的氧氣,肺部也彷彿像是被抽乾了一般,缺氧的感覺令最原的腿有些發軟。那雙手扶住了最原的腰與後腦勺,然而手的主人卻依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唔...唔嗯"
唾液緩緩的流入了最原的喉嚨處,令試圖呼吸的最原發出了小小的嗚咽聲。最原的意識逐漸變得朦朧,他閉上了眼,不去與對方對上視線。
"咳、咳咳"
似乎是意識到最原狀態的不妙,他依依不捨的離開了他的唇,溫暖的感覺依稀殘存在嘴上。
最原的唇被吻的紅腫,臉因缺氧而變得潮紅,嘴角掛著的銀絲使最原看起來有些色情,他慌忙的掙脫了對方的懷抱,並跌跌撞撞的離開了現場

(麻油)
小吉:啊!!是麻油醬!!!嗨!!
(跑過去)
(絆倒)
麻油:等.等等!!!
(親)
麻油:!!!
小吉:(馬上離開嘴)對.對不起!!
麻油:啊...沒關係啦,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很喜歡喔...
小吉:欸?!
麻油:是騙你的

5本命性轉是什麼樣子
(霖)
“喂喂,開什麼玩笑啊…”最原低下了頭,緊緊的將自己的短裙給往下拉,深色的髮絲垂落到微微隆起的胸口,白皙的臉蛋變得羞紅,淚水在眼框打轉著“這裙子也太短了吧…”
“有什麼辦法嘛,這一切都是黑白熊的主意說什麼為滿足觀眾需求,要把最原醬變成女孩子”
“那到底為什麼是我啊!”
“大概是因為最原醬長的很像女生吧?你看看你除了身材和髮型變了以外,長相不是基本沒有變動嗎?”
“唔…!”
“不過啊…”
“?”
“最原醬是穿男式還是女式的啊?”
“什、呀!?”一雙手撫上了最原的胸口並開始肆意摸索
“果然有穿啊,黑白熊真是用心呢…”
“王王王馬君!?”
“雖然看起來是貧的,但果然還是很軟呼呢…”
“喂、快停下來!”最原掙脫了王馬,用手遮著胸慌忙地跌坐到了地上
“欸~最原醬不覺得很可惜嗎?難得有這樣的身體,不好好享受不是很可惜嗎?”王馬彎下了腰,低聲的在最原耳邊說道
“吶,來玩吧☆”
(然後呢?就沒有然後了)

(麻油)
某天麻油看到小吉
麻油:小吉妳發生什麼事了?!
小吉:我.我也不知道,起床就變這樣了...
麻油:好可愛啊~!!!!
小吉:麻.麻油醬?!妳怎麼了?
麻油:沒.沒什麼,只是一個正常表現而已

6寫一寫本命cp的段子
(霖)
“尼嘻嘻,沒想到偵探小哥居然一路追到這裡了呢!”
身穿著白西裝的少年站在了天台的欄杆上,背後誇張的披風被風吹起,飄揚的白色在夜空下顯得有些刺眼
“這次絕對會抓到你的,怪盜dice”
最原扶了扶差點被風颳走的帽子,前方這名少年危險的行徑令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欸~真是有鬥志呢,但是偵探小哥不是之前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嗎,怎麼可以這麼確定呢?話說回來不過你不覺得這個場景出現很多次了嗎?”
少年的語气充滿著嘲諷,實在不難想像面具下的臉是如此欠揍(咳,劃掉)鄙倪眾生
“什麼意思,這次是你發預告涵叫我過來的,不要給我帶開話題”
最原警惕的看著對方,絲毫沒有一點鬆懈
“才沒有特意帶開話題呢!就真的已經出現很多次了啊,你想想看嘛,很多文啊,漫畫啊,不都用過這種俗套的劇情,而且還有很多的都會把場景定在天台,超級沒有新意的!每次都是我當怪盜,最原醬當偵探,我還要跑給最原醬追,知不知道要不說實話打動這個大木頭有多難!不能把最原醬的情傷設定的高一點嗎!這種俗到爆的劇情麻煩不要把情商這東西給沿用下來!”
“咳、咳咳,停停停!別說了,這樣到處得罪人填問卷者那為數不多的粉絲又要下降了!”
“還有啊就是這些設定從頭到尾不都是抄襲怪○基●那一類的設定…”
“停停停,這樣劇情要演不下去了!快點停啊!”
(此為節目效果並非出於本意,請勿當真,感謝您的觀看)
“沒想到偵探小哥這麼在意這種事啊,那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住口”
“什麼條件…”
“那就是啊…”王馬從欄杆跳下,走到了最原前方用食指抵住了他的唇。他摘下了面具,稚嫩的臉龐離最原非常的近,如同夜空般深紫色的瞳彷彿快要吞噬掉最原“如果偵探小哥親我一下的話我就閉嘴,當然是嘴對嘴親,接不接受啊?最.原.醬”

(麻油)
某天小吉跟最原在聊天
小吉:最原醬你對喜歡的人會做什麼事情?
最原:嗯...就是可以跟他在一起就會很幸福
小吉:喔~是這樣啊
最原:那王馬君呢?
小吉看著最原
最原:??怎.怎麼了,一直看著我
小吉:我會一直看著他
最原:////////

7本命生氣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霖)
“吶,為什麼要這麼做…”
最原將頭低到不能在低的地方,臉被藏藍色的瀏海給遮住,表情完全看不清,他的嘴微微的開闔著,從口中吐露出的一字一句都在顫抖著
“為什麼…要說出這麼過分的話…為什麼要做出這麼過分的事!”他抬起了頭,嗔怒的張大了眼,金色的眼瞳泛起了淚花,細細的眉高高豎起。他僵硬的站著,肩膀因為激動的情緒而不停的顫抖著,緊緊握著拳的指尖早已發白,淚水如同利刃般劃開了白皙的面龐與赤紅的心。

(麻油)
小吉:哈!!
麻油:你幹嘛嚇我?
小吉:有點無聊所以...
麻油:我在玩遊戲欸!
小吉:幹嘛這麼兇,難道跟我一起玩不好嗎?(臉黑
麻油:可是這樣嚇一下遊戲就會輸啦
小吉:比起我遊戲比較重要嗎?
麻油:嗯...沒.沒有,可是剛好是活動啊
小吉:什麼活動就比我重要嗎!!!!
麻油:(嚇)那明明是你的錯!先嚇我的,明明知道我在玩遊戲還嚇我
小吉:我只看到你妳著頭,誰知道妳在玩遊戲啊?
麻油:喔?是這樣嗎
小吉:這樣一直敷衍我,以後不要跟妳玩了!
麻油:哼!我也沒差啊!
(兩人從此絕交)

8合寫雙方本命組cp時的樣子吧!
(原來lh的部分)
"逗你的,終於被我騙到啦?"
"什...!"
王馬這麼說著並跑向了房間的出口
"咦!等等,王馬君!?"
即便想要立即爬起,倒在床上的最原卻無法立即起身
"にしし,我玩的很開心喔!再見了,最原醬。下次我會想好更刺激的遊戲,讓我們兩人都十分興奮喔..."
王馬說完這句話便伸手關上了門
(霖的部分)
"...什麼的,是騙你的喔!"
房間的門在不到兩秒的時間便被再度打開
"王馬君!?"
"吶吶,最原醬該不會真的相信那番話了吧,身為我的對手,才這麼點程度就信可不行啊!"
"唔..."
"而且啊..."
王馬走到了床邊,用力的按住了最原的肩膀,並將最原壓進了柔軟的床鋪之中
"最原醬都露出了如此渴求我的表情了,我不好好滿足一下最原醬可不行啊!"
王馬彎起了深色的眼眸,或許是因為房間中惡趣味的桃色光線影響,他的臉上多了一絲情慾的味道
"等,王馬、唔!?"
最原的嘴唇被對方用力的碾了過去,濕軟的舌頭強行撬開他的嘴唇,劃過了他的牙列,與他的舌頭不斷纏綿著。他用牙齒咬著最原的下唇,將對方的薄唇吻的紅腫,充滿侵略性的舌頭掠奪著最原所有的氧氣,絲毫不留給他一絲喘息的機會。由於缺氧的緣故,最原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身心漸漸的陷入了柔軟的枕頭之中
"喀嚓"手腕處冰涼的感覺令最原不禁清醒了過來
"王馬君!?"
最原試圖動了動手,然而手腕卻早已被冰冷的手銬給銬住
"只是點小小的情趣罷了,最原醬偶爾也體驗看看被你抓住的犯人的感覺吧!"
"什!?"
王馬在不知不覺間解開最原襯衫的扣子,白皙的胸膛暴露在了空氣之中,被衣物遮擋的若隱若現的肌膚顯得十分誘人。王馬從精緻的鎖骨緩緩的吻了下去,溫熱的鼻息令最原有些搔癢,他將頭埋進了最原的胸膛之中,纖細的手指則在最原的胸口處不停描繪著
"吶...這次怪盜要偷走的目標,可是偵探小哥的心喔…"
(麻油的部分)
"王、王馬君,你、你在說什麼啊?"
"還不懂嗎?我說的是要偷走最原醬的心喔?"
不知何處安放的小手持續在搔癢著最原,這令人害羞的舉動開始讓兩人都不好意思起來。
"王、王馬君"
"怎麼了?最原醬"
"我的身體好熱,不知道為什麼"
"最原醬你該不會喜歡我這樣做吧?"
隨著小吉繼續搔著最原,身體也隨之變得很熱,但在這時小吉突然起身
"欸?王馬君,怎麼了?"
"最原醬該不會很喜歡這件事吧?而且還是兩個男生一起"
"才、才沒有!明明就是王馬君先的!"
"因為最原醬莫名的害羞起來讓人想這麼做啊"
聽完這番話,最原突然發現自己一直在害羞著,身體也不斷的發熱,腦中也隨之混亂的開始迷糊起來
"最原醬?怎麼了嗎?哇阿阿阿"
"這是反擊喔?"
"等、等等最原醬!嗯..."
最原一時而來的吻,讓小吉混亂不已而即時推開了最原
"哈...哈...最原醬你到底在幹嘛啊?"
"(突然恢復意識)啊!王馬君?對不起!突然覺得頭有點暈,之後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竟然給我忘記這種事,膽子很大啊最原醬?"
"欸?"
"你要對我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
"にしし✩就是..."
小吉的臉不斷離最原的臉開始靠近,最原也慢慢的閉起了眼睛,知道兩人的臉快黏在一起的時候
"最原醬在想什麼啊?代價就是幫我買葡萄芬達"
"嗚哇啊!原來是葡萄芬達..."
"難不成最原醬以為我剛剛要kiss?"
"才、才沒有!"
"如果最原醬想要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喔✩
"欸?!"
"にしし✩當然是...騙你的喔✩"

9結束了和你的小伙伴說一句話或點人吧
(霖)
感謝麻油大大陪我一起玩文手問卷!字數差距甚大啊!
還有我挑戰這種東西會不會太不自量力了點啊…
(麻油)
感謝找我一起玩問卷
這次有寫了比較長
希望不會辜負你的期待

吉最 標題…算了吧

絕對人物ooc注意!
佔tag致歉
個人是覺得如果你很在意文筆的話就別看了
可能中途有黑化現象?
吉最向
自行避雷
“到底該穿這件還是這件呢…最原醬到底會喜歡哪種呢…”
今天dice的總統坐在衣櫥前煩惱了甚久,說起這副景象曾經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情景,若不是因為發生了某件事,不然dice的成員們大概會急的像是天要塌下來一樣
“吶,總統在做什麼?他已經連續拿著兩件一模一樣的衣服看了一個小時左右了”
“你沒聽說嗎?總統好不容易約到了‘最原醬’啊!”
至於所謂的某件事,就是當這位小總統突然衝回總部宣布自己喜歡上最原的這件事
說起這個最原,膚白貌美腿長長,一張秀麗的臉龐與長長的下睫毛,性情溫順內向,智商還高到破表,是個人人皆喜歡的美少年
美少年?
對,你沒聽錯,就是男的!想當初總統借假參觀真介紹媳的名義將最原拉進dice總部時,dice成員無不被嚇的雞飛狗跳
喜歡上一個男的怎麼辦呢?說也不是,勸也不是,除非你要麼實力過人,要麼就是不要命,不然誰奈何的了這總統搞事的實力呢?最終只能選擇支持總統的戀情啦,於是dice的大家就開始了協助自家總統撩漢的旅程,途中餓死的,渴死的,溺死的,被暗殺的,被送去西伯利亞的,當然是一個也沒有
身為一個以酷炫方式搞事的秘密結社,怎麼可以用這麼低俗殘暴的方式呢!
dice的成員們就這樣看著總統每天左一句最原醬,右一句最原醬,吃飯的時候也最原醬,睡覺的時候更是要躺在充滿著最原醬的偷拍照與等身大抱枕中才可安穩入眠
為了搞到最原終一,總統將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他身上,和dice搞事的時間自然而然就少了許多
總統,不要離我們遠去啊!
眼看自家總統快要為愛而飛,dice當然不可能坐視不管,變得更加努力處理總統的戀愛煩惱
就算要飛,至少也是雙宿雙飛而不是單飛!
抱持著至少要讓自家總統幸福的心態,dice在最近才終於一個助攻,為總統爭取了一次約會的機會
“真的假的!?那得好好慶祝一番!”
“現在慶祝也太早了吧,如果約會失敗的話我們的努力可就白費了,至少等總統這次約會成功再來慶祝吧”
“總統這次約會是要去哪裡約會?”
“圖書館喔!雖然感覺很無聊,但為了心愛的最原醬,就算叫我上刀山下油鍋我都在所不辭!雖然是騙人的”
不…你絕對會的吧…
“總之總統這次要加油,抱得美人歸!”
“尼嘻嘻☆這可是當然的喔!最原醬要等我喔,這次絕對會把你歸為己有的!”
最原醬絕對絕對會是我的!

“啊!王馬君,抱歉來遲了”小偵探從遠方快速的跑來,頭上的呆毛還隨風晃悠著
看看那長長的腿,那纖細的身板,那線條優美的翹臀,那精緻的臉蛋!天吶!不愧是最原終一,天底下哪來這麼美的男人!
“居然敢讓惡之總統等這麼久,最原醬可要好好負責喔?被殺死跟被賣掉,選一個吧!”
“咦咦!?”
“騙你的喔!我怎麼可能對最原醬這麼做呢!最原醬這麼有利用價值當然是要先好好壓榨一番之後再殺掉啊!”
“還是得死嗎!?”
“這可是當然的!都知道了我們組織總部的位置了怎麼可能還留活口呢!”
“那明明是王馬君擅自把我拉進去的!”
“唔…好像也是呢,那這樣只好讓最原醬加入我們的組織作為一個炮灰光榮的死去來作為補償”
“這還不是一樣嗎!?”
“對了圖書館裡最右邊的第三格有最新的偵探小說喔?走了走了!”
“不要轉移話題!還有等我一下啊!”

“怎麼樣了?”
“目前看起來還算順利,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大概”
“總統要加油啊!”
“媽媽!你看是小丑欸!”
“寶貝,走了,不要去看”
新聞快報
一群帶著面具穿著黑白格子圍巾的人佔聚在各個巷子中,口中不斷唸著‘這個世界是王馬小吉的’等不明的口號,疑似最新的邪教集團,在警方確認對方身份前,請各位務必不要走小路與單獨行動

“最右邊的第三格…啊,有了”最原從書櫃中抽出了一本小說,紅色的書皮看起來非常新,其中的內頁並無任何摺痕,書本還傳來了剛拆封時的書香
“就說不是和最原醬說謊了,最原醬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誰叫王馬君平時都那副德性嘛…”最原拉了把椅子,坐下來開始翻起了書來
“欸~就算是最原醬,這麼說我還是會難過的”王馬坐到了最原的對面,並趴在桌上將頭埋進了手臂中,肩膀微微顫抖著
“那是說謊的吧?”
“嗯!是喔”王馬立馬爬起露出了慣有的笑容
“真是…”

一群白色物體正以緩慢的速度擠進往圖書館的通風口
“喂,不要擠我啊你這胖子!”
“你才是給我滾開,擋到我了啊!”
“蛤?你說什麼!”
“你們倆個都別吵,要是這次的約會搞砸了就算你倆的喔”眼看組織成員快要引起內鬥,其他人當然立馬出來制止。若是平時,當然是選擇放著讓兩位打,其他人還可以悠哉的在一旁吃爆米花看戲,但現在可是總統的約會呢!要是有個萬一,總統絕對會搞事搞到你死也不得安息
“總統他真的沒問題嗎…”

“好無聊啊~最原醬我們來玩嘛~”
“…等等我看完這段”
“喔…”
“好了嗎?”
“再稍微等一下就好”
“…”
早知道就不跟最原醬說小說的位置了!現在最原醬的眼裏就只有小說沒有我了!都是因為小說最原醬才不會跟我玩,而且還害我堂堂一個總統要跟一本連生命都沒有的小說吃醋,最原醬真是的!我要生氣了啦!
“好無聊啊…”居然把我一直晾在旁邊,最原醬這個混蛋童貞!我就一直盯著你看你什麼時後才會注意到我!
“…”
話說最原醬的睫毛還真長啊…感覺都比貼假睫毛的女孩子還長,而且皮膚好白喔,是不是其實有在偷偷保養啊?整個人比女孩子還好看,像是陶瓷娃娃一樣精緻,該不會其實最原醬其實原本是一個娃娃結果突然在哪天成功修煉成精自己動起來了吧!?好可怕!?太可怕了!什麼的是騙人的,我又不是百田醬,才不怕這類東西,而且對方可是最原醬喔?是那個我最喜歡的最原醬喔?只要對方是最原醬,我才不會在意是什麼生物呢
“看完了,王馬君?”
“…”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有喔,只是想說最原醬的臉長得很漂亮,很想收藏起來一直看下去…”
“咦?”
啊…說溜嘴了,怎麼辦啊!要是因此把最原醬嚇走可是國家一大損失啊!!總之,先、先撒謊吧…
“是說謊的喔!這樣就害羞最原醬還真是純情呢!不愧是個童貞偵探啊!”
“什麼啊!誰是童貞了…”最原的臉快速的攀上了紅色,他羞赧的低下了頭,不停的用白皙的手指玩弄著自己的瀏海,用力抿著的嘴微微發白,在通紅的臉上似乎更為顯眼。最原別開了視線,長長的睫毛像小扇子般遮住了金色的眼瞳,害羞的感覺令那漂亮的眸子遲遲不敢焦距在王馬身上
“…”天啊!這是哪來的天使啊!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好狡猾、太狡猾了,露出這種表情真的太犯規了!這豈不是要萌殺所有人嗎!?看看這媲美生化武器的威力,不愧是最原醬啊…血袋…快給我血袋,我王馬小吉可不能現在就倒下啊…
“總、總之王馬君不是要我陪你玩嗎,要玩什麼快點決定”最原闔上手中的書慌忙地別過頭去試圖掩飾自己的害羞,然而紅的發燙的耳根卻早已暴露了一切
“就交給最原醬決定吧!只要是和最原醬玩的話,不管事什麼都可以”這反應好可愛 ,好想拍下來啊!
“嗯…不然來試著把書堆成塔吧?”
“咦~原來最原醬有這麼幼稚的興趣啊~真是人生一大發現呢”
“少、少囉嗦,是王馬君叫我決定的,我有什麼辦法!到底要不要玩啊”
“當然是要啊!看誰在時間內疊的最高誰就贏了,贏了的話就饒最原醬一條小命,計時開始!”
“等、開始的太突然了吧!”
“最原醬最好快點喔”

“怎麼樣了?”一群白色物體躲在在圖書館正上方的通風口中監視著下面的兩人
“總統跟‘最原醬’看起來玩的十分開心”一名成員努力地從書堆縫隙查看著情況
“借過一下我也要看”
‘咚!’
“疼、混蛋不要擠我啊!”
其中一人因被用力地擠出而撞到了前方的通風口蓋,雖然並無因此掉出通風口,但卻釀出了大禍
通風口前的書堆因為那一撞,筆直的往下方的兩人落下
“總統小心!”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
聽到強烈撞擊聲的兩人抬起了頭,大量的書本從上方落下
“總統小心!”
最先意會過來的是王馬,他快速的將最原推到了一旁,並將他壓在身下避免書籍直擊到他
“嘶、疼死了…那群傢伙到底在幹甚麼啊…”王馬的背脊傳來了陣陣的疼痛
痛死了痛死了!要是再慘一點的話明天的新聞頭條就絕對會是‘某知名邪惡組織的總統慘死在書堆之中’之類的東西了!雖然世界可能就此和平了但我可不要這麼遜的死法啊!至少讓我跟最原醬一同殉情嘛!
“最原醬沒事吧?”
“…唔,沒事…”
“…”
王馬看了看身下的最原,最原上衣的幾個扣子在剛剛的混亂中被凌亂扯開,白皙的肌膚大面積的暴露在空氣之中
天啊,最原醬你的衣服扣子到底是有多鬆啊,是隨時隨地都想誘惑別人嗎!?
“王馬君?”
看看那精緻的鎖骨,那略顯單薄的胸膛,那白裡透紅肌膚,那吹彈可破的臉蛋,那粉嫩的薄唇,那高高挺立的鼻樑,那纖長的睫毛與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最原醬這是如此的誘人啊!好想在那精緻的鎖骨上種下一道道的吻痕,把臉埋進那胸膛中肯定會很舒適吧?想在最原醬白皙的皮膚上留下我的標記,想親吻那柔軟的臉頰,想讓最原醬離不開我。吶吶,如果把那雙眼睛弄哭了會很好看吧?讓金色的眼瞳染上一層霧氣搞不好會使銳利的感覺柔和一些,而且長長的睫毛沾上了淚珠又會是什麼樣子呢?要是能從那薄薄的嘴唇聽到最原醬索求我就此身無憾了呢
“…最原醬怎麼了嗎?”
不行,王馬小吉,你不能就這樣屈服於最原終一的美貌之下,你得忍住,不然這樣就太禁不起誘惑了!
“王馬君、”
“最原君發生了什麼事?我剛剛在外面聽到很大聲的聲音…”
聞聲而來的赤松打開了圖書館的門衝了進來,結果印入眼簾的是王馬跨坐在衣衫不整的最原身上
“…抱歉打擾了!”赤松快速的關門離去
“不不不是啊!赤松桑,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啊!”最原掙脫了王馬,朝著圖書館門口的方向離去
“等一下啊!赤松桑!”

最原醬就這麼急著向赤松醬解除這個誤會嗎?就這麼在意她的看法嗎?

這麼說起來最原醬總是無時無刻都在注意著赤松醬呢…明明我就在他旁邊

最原醬該不會從來也沒注意到我吧?其實只是因為出於對我的同情才會陪我出門吧?畢竟最原醬這麼的溫柔

這可不行

想讓最原醬注意到我

想讓最原醬把目光放在我身上

想讓最原醬一刻也離不開我

最原終一是王馬小吉的所有物

“吶吶,最原醬☆”
王馬伸出手抓住了對方並將他絆倒
“!王、王馬君!?”
不顧對方的掙扎,他將他壓倒在地,如同捕食著獵物般的獵食者,他緊緊咬住那白皙脆弱的脖頸。
“王、咳,王馬君…住手,快放我離開…”
王馬用力地撕扯著對方的衣服,並把被扯下的上衣在最原的手腕處打上一個漂亮的結。
“吶吶,最原醬在陪我多玩一下嘛,反正誤會這種東西也不急著解除嘛”
“!?”
他輕咬了身下人潮紅的耳廓,充滿磁性的聲音伴隨著溫熱的氣息傳入了最原的耳中
“吶吶,最原醬剛剛居然就這樣把我晾在旁邊好久好久,你知道對最喜歡最原醬的我來說是多大的折磨嗎?簡直比被機器無情的碾碎還痛苦上百倍,這可不是謊言喔”
“…咦?王馬君,喜歡我?”
“是的喔!但我知道最原醬比起我這種滿口謊言的人應該更喜歡赤松醬這樣香香軟軟的女孩子,所以我要在赤松醬之前先行奪走最原醬,讓最原醬再也不敢把心思放在我以外的事情上”
“不是的…”
纖長的手指從那精緻的鎖骨緩緩的撫過,停在了那白皙的胸口上
“我很清楚喔?受歡迎的最原醬永遠都不會喜歡我這個騙子。說到底,大家都很討厭謊言呢,不論撒謊者是不是出於善意”
“並不是這樣的!我才沒有討厭王馬君!”
“最原醬,欺騙自己是不好的喔?”
“欺騙自己的是王馬君吧?我、我可是喜歡王馬君的,雖然總是被你的謊言耍的團團轉,但卻又不自覺被你吸引,變得想要了解你,所以才會不斷的去靠近,結果等注意到時就已經喜歡上了…”
“…”
“而且如果我討厭你的話,我也就不會答應跟你一起出來了,不是嗎?吶,王馬君,我對你的心意可不是謊言,假設你可以分辨的出別人的謊言,就應該更清楚我是認真的吧”
“…”
“王馬君?”
“嗚哇~最原醬原來不是個童貞而是個悶騷大色狼啊…講出這麼直球的話都沒在害臊的,看來我得對你改觀改觀了…對了,這麼說起來最原醬當初接近我還不是為了拿我的胖次”
“停停停!打住!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胖次的事能不能不要再提了,那個是黑白熊擅自丟給我的好嗎,我自己也很錯愕啊!”
“最原醬還真是著急,聽說越是著急的人心裡越是有鬼喔?最原醬是不是瞞著什麼呢~”
“才沒有!快點把我放開啦!”
“這可不行,到了嘴邊的肉不吃也太可惜了吧?最原醬就當是學習如何脫離童貞吧☆不用擔心,我會把最原醬好好地吃乾抹淨的”
“唔欸欸欸欸欸!?”

於是他們最後幹了個爽,dice從此以後就多了個新總統夫人,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至於事後dice由於上了新聞頭條與差點害總統喪命二事,導致他們有好一陣子都不得安寧
end
段考是個非常容易分心的時候
@麻油まゆ 要是你太早看到證明你又沒唸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