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ん

5/19後將再度回歸
本人最原廚是也!
叫我霖就好了
非常多的廢文可以發
寫文 畫圖 手作能丟的都丟
畫渣+文渣+鹹魚一條
emmm...是個白痴,做事少根經,而且還是個懶癌末期
請各位以一顆尊重友善包容的心來關愛這個弱勢族群
以上
我啊,最喜歡最原了!にしし☆

上次漏發的圖
p1赤最
p2曲繪 火花(這首很好聽喔!偷推薦一下w
原諒我老人家成天忘東忘西QAQ
總覺得好像在修一下會比較好...管他的(x

趕上了啊QAQ
明明是最原的生賀卻畫的這麼隨便...時間真的不夠啊啊啊
總之9/7最原終一生日快樂!希望今後最原能被更多的人喜歡!

把以前囤的舊圖發一發

p1寶石最

p2p3吉最

沙雕腦洞什麼的...
最近總是發生一堆衰事...好累啊…
為毛總是要用高標準審視我這個笨蛋啊…
我很笨這件事不是公認的嗎…

算是臨時更新?嘛...能更我會盡量更
吉最向!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常看言情小說(x

天啊...肚子好餓啊,我到現在都還沒動我的晚餐欸...
老媽突然送急診差點沒被嚇死...
結果現在除了陪病患就只能畫圖囉

【緩更公告】

簡單說明:
因為 學業+智障=花很多時間唸書
所以 休閒時間-唸書時間=沒時間產糧
以下碎碎唸:
嘛...不會到完全不更啦~只是更新速率可能會超越月更所以我還是先說明一下好了
就是身為一個世紀閒人我碰上了大家人生都會碰上的最萬惡的其中一件事
"考試"
嗯...對...這東西的可怕大家有目共睹,我們就不在這加以敘述了,相信沒人想回憶這件事吧?
升國三要拼會考大概要到明年五月才會自由
在那之前我都會成隱居狀態
然後去深山內磨練我的數學
(看著我那又再度不及格的數學一邊嘆息)
再加上我和我那個可以邊打電動邊考上第一志願的老哥不同,我只是個學渣
我媽還把標準訂成不可能達到的境界
所以大概是沒時間產糧了不用懷疑
我不會叫大家請務必等我回歸什麼的,畢竟我又不是什麼有實力的人,畫風又沒什麼好看的,腦洞也不特別,只是個在平凡不過的初三屁孩而已,讓大家等將近一年對我來說臉皮太厚了
如果在意更新率的人取關了也是無可厚非的
但是我很感謝那些肯關注我的,在評論區和我互動的,給我按讚的人,至少對我來說鼓勵很大,我這人比較容易...焦慮?說實話我第一次發文的時候我糾結的像個啟智兒
當時的我:該發?不發?發下去好了...不不不還是不要發的好
※最後還是手機滑下去不小心按到才發出去的
像個87一樣...我在幹嘛啊…
我想如果當時沒人看我應該會選擇自我暴斃吧?啊哈哈...
總之非常感謝大家,我發誓我會在明年五月再度回歸
以上

我又來佔tag了
現在由吉總來示範花式吃豆腐!

關於小偵探的工作
當時說調查外遇時楓妹就已經開始妻管嚴了
最原你w

赤最(?

赤最向
幼稚園文筆
人物ooc
沙雕腦洞
注意避雷
以上

“唔…好冷啊,飛機上的冷氣總是開的這麼冷…你說對不對啊,最原君?”
赤松從空服小姐手中接過了毛毯,並轉頭看向了一旁坐姿端正的少年
“…”
少年微微低下了頭,淡粉色的唇中正吐露著平穩的呼吸,輕薄的眼皮垂下,纖長的睫毛輕輕地顫抖著
“啊,睡著了呢…”
赤松輕輕地撥了撥少年的瀏海
“在這麼冷的地方不蓋棉被可是很容易感冒的喔?”
她用著如同銀鈴般的聲音輕聲的說著,並握住了他的手
“啊…真是,手都這麼冰了,這樣真的會感冒啦”
赤松將剛剛接過的那條毛毯蓋在了最原身上
“這樣就不會冷了吧?但是這樣我就沒有毛毯了,所以呢…”
她快速吻了最原柔軟的嘴唇,並握住了他的手,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就和最原君收點租借費吧?”

“唔…嗯”最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似乎是感受到了肩膀的重量,他轉過了頭,先是看了看身上的毛毯,再看了看靠在他身上赤松,最後又看了看握著他的那隻手
“!!?赤、赤松同學!?”白皙的臉頰迅速攀上了紅色
“…唔,最原君醒了啊?”赤松抬起頭來看著最原,嘴角微微勾起
“嗯…嗯、醒了”最原僵硬的點了點頭
“怎麼了嗎?最原君怎麼這麼緊張?”赤松歪了歪頭,勾起的嘴角似乎更加上揚
“你、我…那那個手、手為什麼…”
“嗯?”
“沒、沒事…”最原低下了頭,原本滾燙的臉頰變得更加通紅
“是嗎?”赤松轉了回去並再度將頭靠在了最原的肩膀上
“…赤松同學好狡猾”
“你剛說什麼?”赤松將最原的手臂拉入懷中,並將臉靠的離最原極近
“沒沒沒事!”





搭個飛機去上海就延遲了四十分鐘以上的時間…於是就先寫了篇隨筆,再跟老哥比數獨誰解的快,然後很理所當然的輸的很徹底…(五分鐘就解完了是哪招啊!誰快來阻止他!

日常耍廢
最近真想不到能畫什麼...放些手作吧~
我這人真tm沒救了...

邊看老哥玩空洞騎士邊做手作
都叫他不要跳關打boss了,看我都織完三隻鯨魚外加戳了個羊毛氈他還沒打完